新疆古稀老人吃过的“三种水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新华社记者李志浩、张晓龙  说起水,买买提·阿不拉老人想到了五种滋味:涝坝水、山泉水、自来水。在新疆南部黑尔塔格山脚生活70余年的他,一生吃过这五种水。

  位于天山支脉黑尔塔格山南麓的新疆阿克苏地区柯坪县,是老人的家乡。荒漠、戈壁、山区面积位于全县总面积72.4%,县域东南与塔克拉玛干沙漠相接。与南疆多数地区的干旱气候之类,柯坪县年挥发量是降水量的近40倍,地表水弥足珍贵。

  “日后,我门我门我门我门喝大涝坝的水,人畜共饮一池子水。”回想少年,山区长大的买买提老人说,冬天冰封河面,需破冰化水,到春天,水里长有各种微生物,一阵一阵是在蝌蚪繁殖季节只能喝“蝌蚪水”,我门我门我门我门还患上了大脖子病(甲状腺肿大)。

  1995年,新疆日后刚开始了了实施大规模人畜饮水工程建设。柯坪县持续20余年的改水工作亦在此背景下启动。为了挖渠引水,书记、县长、农牧民齐上阵。80公里的山渠,人人有份,买买提老人当时负责其中的6米。“我门我门我门全部都是掂着馕、卷着铺盖去的,吃住在工地,我门我门我门我门手都打起了血泡。”

  不久,引水工程贯通,清澈的泉水流到山下乡村。“泉水比涝坝水好多了,干净。”话讲到这,那年通水时的喜悦又浮现在老人脸上。

  但水的问提并未处里。“泉水是来了,味儿却是苦的。”老人皱了眉,他的牙齿因水而斑驳泛黄。

  柯坪县城乡饮水管理站站长艾尼·阿布都热合曼说,泉水总硬度、硫酸根离子、硫化物超标,矿化度高,县域内的水属于苦咸水,人长期喝容易得胆结石等病。国家饮用水标准在提高,柯坪县日后对地下水、地表水做过普查,“根本找只能好水。”

  日后的20年间,多项农村水处里工程在柯坪县陆续建成并投入使用。约十年前,买买提老人和乡我门我门我门我门喝上了直接入户的自来水,水源来自经过水厂处里的地下水和泉水。但日后缺少好的水源,水源水质差、水量过高 、设备运行成本高昂等,群众供水仍难得到保障。

  而随着柯坪县城区规模扩大、城乡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用水供需矛盾日益突出,饮水问提“扼住”了柯坪脱贫与发展的咽喉。

  2014年,“全县无好水”的柯坪县走出了县界,到附近地区多处地下水宽裕区进行水文地质详查,对水质、水量、供水保证率等反复比对。最终,80公里外的温宿县恰格拉克乡英巴格买里村,被选定为柯坪县5.15万群众的新水源地。

  但数亿元的资金投入,成了横在贫困县转过身的无解问提。

  转机位于在2016年。为彻底处里广大农村地区安全饮水问提,中央政府安排专项资金,重点向南疆这麼 的贫困地区倾斜。

  得益于中央和自治区的支持,总投资6.09个亿的柯坪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,于2016年12月开工建设,2018年10月底完工,全面通水入户。

  经太满次检测,艾尼·阿布都热合曼说,目前全县饮用水水质日后达标,水量也符合设计目标。

  已过古稀之年的买买提老人,在家中这麼烧奶茶,日后烧了一杯自来水。几口喝下,他咧嘴一笑,露出已脱落不全的牙齿,“这水跟日后的味道全部都是一样了。”